金沙澳门总站官网-金沙总站唯一官网

合作交流

交流园地

当前位置: 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 合作交流 > 交流园地 > 正文

【台湾一学期修读课程项目】向台湾出发吧,答案都在路上-应用经济系 市场001 李泽宇

日期:2014-04-10    来源:
 

向台湾出发吧,答案都在路上

(应用经济系 市场001 李泽宇)

   探索未知的世界,只靠自己的想象力,是相当幼稚的。  

                                                             ——题记

   经济史中,货币的发展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无论何时,其作为一般等价物与通货,十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被人类疯狂追求,但从宇宙与自然的根本来看,货币只是真正通货的一种表现形式,而时间,才是这世界中,唯一的一般等价物。

   太多的时候,大家只能是从文字中想象未知的路途;太多的时候,大家只能听着别人的故事去扭曲已经被扭曲的描述;太多的时候,大家只能坐在家里透过窗户看着似是而非的远方…

   这个世界太美好了,只能由自己去听鸟语去嗅花香,去触摸未尝试的东西,与其让时间流逝在悄无声息的大梦里,不如踏着心灵的节奏,在那高山之巅大海之滨与时间一起癫狂!

   第一篇:那些山、那些水

   实话实说,当初参加交流项目,面子上喊着“加强两岸沟通,促进中华一统”(确实在无意中有了积极影响,此是后话),但心底里都是琢磨着怎么玩,毕竟,之前对于台湾旅游,一直是画饼充饥,这次可得结结实实吃一顿。

   本人酷爱爬山,虽然爬的不多,但却都是有来头的,中原大地的山基于其厚重的大陆,往往都带着一种威严与霸气,即使像黄山这种以秀著称的名山,一股贵族气派是显而易见的,更不要说华山太白等等了。

   台湾的山中,最出名的,莫过于阿里山了,什么“阿里山的姑娘…”,如果说,阿里山是台湾的黄山,一点也不为过,秀丽端庄,如果遇到雨过的落日,那种婀娜多姿会让任何人如痴如醉,台湾景区的游客很少(起码相对于大陆来说),开发的很自然,完全没有大陆五岳三山被疯狂涂抹劣质化妆品与佩戴低价首饰的情况,如果不是蜿蜿蜒蜒的盘山公路,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纯洁。

   其实,阿里山本身并不是很高,但作为玉山的贤妻良母,阿里山孕育的原始森林,足以使得大家这些愚蠢的人类徜徉在其中忘乎所以,适逢朝阳初上,仰望那些葱葱郁郁的树冠,恩..,只能说,大家所向往的那些影片特效,只要勇敢地迈开自己的双脚,就可以走进去。

   玉山,连雅堂(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祖父)先生所著《台湾通史》中,著有“夷洲有山,终年积雪,其状如玉,故曰玉山”,显然,这是证明全球气候变暖的有力证据,现在的玉山,运气好的话,入冬能赶上飘一点雪,但同时,也证明了大家的运气的极好的,观玉山的前一天晚上,柔弱的阿里山下这淅淅沥沥的雨,刚强的玉山却西门吹大雪了,于是乎,思绪方能穿越一千多年,体味着这十数个字的含义。

   玉山,显然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保护着身旁娇羞的少女,3917米的海拔,放在华夏脊骨的秦岭,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遗憾的是,缺少动辄千万里夯实的大地,显得是那样的孤傲,远远没有秦岭像脊梁一样的神韵。

   所谓“仁者爱山、智者爱水”,台湾的水,恩,准确的说是太平洋吧(岛内的河流没什么说的,只有个大甲溪,所谓“抗日名溪”),去过台东海岸、澎湖、还有绿岛,就海而言,绿岛对于我的震撼,咳咳…..哎,再要去,要等到何年!

   《泰坦尼克号》围绕着那颗绝世珍宝“海洋之心”,一段凄美热烈的爱情故事打动了每位观众,绿岛,犹如一颗细小的珍珠镶嵌在“海洋之心”中,极目四望,蓝的令人透心,忘掉一切…

   本人是双子座的,所以,基于对双子座的特定偏好,我觉得,这太平洋也是双子座,阴晴不定,随着性子来,谁也拉不住,咳咳,好吧,我承认这种不规律的情况是因为每年这里要受到十数次台风的侵袭,刚到台湾的第一次出行,选择在花好月圆的中秋节,结果等来的只是摧花折月的“天兔”强台风,在大家痛骂出师不利前,其实也是领略了一次生气的太平洋, 恩恩,回想起来,哈哈,偷着乐一下。

   若是没有台风前带来的那一股狂风,估计也就看不了大海狂放自毁形象的样子了。

   方才貌似把澎湖说的一文不值,恩,我想我不应该说这个,因为10秒前找图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一张在澎湖为朋友拍的人像,算是在本人的个人摄影集《映像台湾》中比较得意的作品了,之所以刚才觉得澎湖没什么,因为大家去的不是时候,东北季风以来,岛上的人都给吹回台湾本岛去了,我这八九十公斤的人迎风跳起来都能被吹后50公分,但值得一提的是,澎湖的潮汐给大家带来莫大的安慰,退潮后,一条通往对面小岛的“天路”就隐现出来…额,为什么突然想起83版《西游记》…

   第二篇:那些“小时代”

   恬淡风景,也构筑了台湾恬淡的“小时代”,个人比较讨厌《小时代》这部影片,但这个影片名字,用在这里到是适宜不过了。

   在大陆,听过了太多的成功与梦想,在发展机遇的刺激下,内心的浮躁远远重于数月不散的雾霾,而相比起来,这里经过了这个血气方刚的时代,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渐渐地沉淀下来,犹如一位老者,安详但却智慧,而这里的人们,也在“后大时代”的淘洗中,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一个个小时代。

   这个名词说白了,就是大部分人,无论是学生、白领、司机还是工人,都很踏实,不去想很多,只是默默去做好自己当下的工作,安安静静地追求自己热爱的东西。

   花莲的台风之夜,无事可做,便去了朋友昨天去过的一家酒吧,走廊挂满了时钟还有貌似是店家收藏的各种明星的珍藏版海报,四处都是空的酒瓶做成的艺术造型,每一个角落都显示着这个酒吧的非凡,店主人的朋友是这里帮忙的一个伙计,因为白天上班的缘故,晚上10点才回开始营业,至于开到几点,就看这里的热闹程度了。

   在我所了解的台湾人里边,每天的时间,大致可以分为三块:生存、生活还有睡觉。生存,是去做自己不太愿意但却不得不做的事情,生活,就是那生存赚的钱,做自己的事情,学生是这样,白领是这样,司机是这样,工人也是这样。

   所以说,每个人,都在这些断断续续的时间里,一点点地建立起来只属于自己的一个时代,尤其是对于学生来说,个性张扬,选己所爱,爱己所选,他们设计自己的名片,开办自己的展览,宣扬自己的理念,挥洒着属于青春的激情与纯真。

   由于有这么多自己爱着并照顾着的小时代,所以在台湾,各行各业都充斥着愿意为这个行业付出真心的人,也就造就了台湾无与伦比的强大的设计学问,并为台湾制造业转移后的产业变化中做好了产业升级的准备。

   驳二,恩,一个听着很奇怪的地方,但无疑是台湾设计世界的一个缩影,这个高雄港的废弃的旧仓库区,现如今吸引了各种各样的创意人士,尽情的show自己的小时代,刚刚有了人气的艺人、怪异的行为艺术家、雕塑爱好者、展览的发起人、手工饰品的小贩等等等等…

   台东一个家传的卤肉饭店,无意中与老板聊起来,他说,自己的大女儿是名钢琴教师,自己的儿子在家里帮忙,二女儿还在上学,我指着可口的卤肉饭说,您做的这么好吃,为什么不开分店什么的,“太累了,钱多了,就会很累,再说,我这店收入也还行,钱嘛,够花就行”,这里不对这观点评论,只是想说,在台湾,这种认知算是一种常态,《秘密》告诉大家,如果大家每天都做令自己充实快乐的事情,那么这一生就自然的快乐了,恩恩,或许就是这样吧,哈哈,不知道了……

  第三篇:那所学校

   说道这里,好像重点才来了,台湾私立义守大学,是大家将要生活与学习133天的地方。

   毫无疑问的,在大家走之前,以前交流的前辈们给大家做了详细的汇报,吃喝玩乐学习睡觉交朋友谈感情什么的都有,不过就像开头说的,自己不吃一口橘子,永远不知道橘子的味道,2013年9月12日零点,当大家站在第三宿舍的门口时,我知道了橘子的味道,酸酸甜甜的,好吃…

   传闻不是真的,因为事实比传闻好的太多,完全就是一种五星宿舍的感觉,之前人少,所以是两个人的,但因为两岸的关系越来越好,交流的学生就多了,所以就变成三人宿舍的了,不过,这完全不影响这宿舍赤裸裸的高大上。

   义守大学,是台湾第四大财团义联集团董事长林义守先生用集团收入零头的零头捐助兴建的,关于这个学校的正统先容的材料很多,我就说些官网上没有的东西吧。

   同样做一件事,产生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其中的差别只在于,是否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乔布斯的父亲在做衣柜时,即使是衣柜背后靠墙的部分也十分用心,年少的乔布斯说没有人会看到,为什么还要这样,父亲说“我的心里可以看见”,这句话从此被乔布斯永远铭记在深处,并在从他改变人类历史的每个产品中体现出来。

  而这所学校,虽然并没有改变世界,但修建时点点滴滴地用心却时不时地会让大家惊叹之余感触颇深。到达学校后的第二天,国际志工部的台湾同学带领我们参观学校时,发现在学校的教学区与操场之间,还有一座相当别致的咖啡馆,绿树环抱,泉水潺潺(虽然是人工的,但真的够了),后来因为图书馆休息,所以找了个池塘边的小桌继续看书,没想到虽然被三栋教学大楼围着,但却有一种朦胧的静谧,看着这一方天地外教学楼的学生,像是看默片一样,听着流水、看着文字、品着甜茶,这个世界,真的被剥离了...

   进入学校大门会有一个喷泉,日出而作,日落不息,偶尔修修病假,这个喷泉后面有一圈低矮的灌木丛,但因为被种植于1米高的台子上,所以大家平时也不怎么注意,直到有一天,和小伙伴一起路过,他突然给我说,“哎,你知道吗,这一排灌木丛从上面往下看的时候,是’Welcome’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如果不坐直升机拍全景,这玩意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啊,虽然想既然要做这个,为什么不让人看到呢,也许摆成让人看到的植物墙,成本很高而且枯萎的很快吧,不过这样也不错,挺有意思的。

   当然,学校的细节远不止此,只要稍加留意,卫生间也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地方(因本人是男性,所以此处只说男卫生间),在对面(男性朋友都懂得,女生不懂得话就问男闺密吧),都会有一些经常更换的小文字,无意中看到自己喜欢的话,还是蛮温暖的。

   还有很多很多,比如泳池后面的露天排练场所,电源什么的都很方便,社团们最喜欢的彩排地,不过因为入夜后人流量少的原因,社团们为了宣传,日常训练还是更喜欢书局外的广场。

   教学楼大厅这个东西,以往在我的映像中,都是空荡荡的,而且好像命中注定要被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声音打破这种沉静,但在这里,却是各种直接面对学生服务的部门办公的地方,这里干脆连门都没有,办事效率也是很高,这方面,对于一个学生(准确的说是陆生,台生觉得这是应该的)来说,真的很不错。

   得益于某些原因,大家有幸被义大副校长邀请共进晚餐,谈到办学的方面时,他说台湾的模式是“捐助办学”,大陆为“投资办学”,所以产生了同样是私立高校,结果却大相庭径的结果,我想了想,觉得从某种角度上说,也是用心与否的原因。

   义联集团,台湾第四大财团,业务与产业包括核心的不锈钢加工、地产、义大医院、义大皇冠假日饭店(台湾那边“酒店”是指有特殊服务的)、义大天悦饭店、义大游乐园、义大购物中心(亚洲最大的全年折扣精品店)、义大皇家剧院、义大客运企业,如此庞大的产业链,使得义联集团有能力捐助兴办义大幼儿园、义大国际中小学、义大高级中学、义守大学,并在义联集团的统一协调下,几乎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王国,一个人从生到死,都可以在这个集团中诞生、成长、发展、巅峰然后老去,用服务业的一个惯用名词形容,就是“一条龙”。

   医学院的学生,有义大医院;餐旅观光学院,有义大皇冠假日酒店以及天悦饭店作为支撑;机械与化工学院有义联集团的钢材业务为后盾;企业管理等商学院可以去义大购物世界;如果想深造,研究所与博士所也可以提供...恩,有时候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之前说这是一个王国,不是危言耸听,把教育与发展在一个宏观的引导下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或许是我对于这所学校最深刻的感悟吧。

   突然想起在第一天台生带大家去参观校园时,说道“义厨房”这个餐厅,他先容说那里是距离三宿(大家的宿舍,在校门外)最近,不过因为是外包出去的,饭不怎么好吃,而且量也不足还很贵,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已经反映过去了,本人刚开始去过一次,恩确实是那样,不过一个月后,我就听说义厨房换人了,菜好吃多了...

   第四篇:那些人

   第一次见到台湾人,还是上小学的时候,名字叫什么周渝民吴建豪的,只不过在电视里,所以没有机会和他们聊天,去年的5月份,经过之前交流的同学的先容,台湾嘉义市洪叔(洪仕翔,带大家玩的包车师傅)来西安玩,找之前去过的同学聊聊天,顺带也看看即将去的同学,恩,总算是见到了一位真正的台湾人。

   改革开放之初,街上见到老外,感觉就是动物园看动物一样,新鲜感各种爆棚,虽然见到洪叔并没有感觉是进了动物园(洪叔啊,不好意思喽),但新鲜感真的很大,毕竟之前觉得台湾是好遥远的地方,现在吃饭的时候,竟然面对面就是,第一次交流很愉快,但让我不可思议的是,他回去后得知咱们学校的一个同学出车祸了,在学校募捐,二话不说,给我电话说要我帮着要捐300元,后来觉得有点少,就捐了500,去台湾见了面后换成台币还给我。

   这就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台湾人,后来在那133天里,虽然大家是生意关系,他带大家出去玩,大家给他钱,但更多的是朋友,只要有时间,就会一起聊一聊。

   不知为什么,我总喜欢和比自己大好多的成人聊天,所以在台湾的时间里,没有交到多少台湾本地的学生,真的有些遗憾,这是后话了。

   说道台湾本地学生,就是来机场接大家飞机的这位国际志工部(义大的很多学生工作都是学生自己在做,成员与管理者都是在校学生,国际志工部是专门针对国际学生服务的学生组织,还有诸如宿舍志工部、学生会等等)的同学了,个子挺高,最然有点胖,不过在台湾真的是很有男人气的一个男生了,因为后来没怎么交流,所以忘了名字,真的不好意思,那天飞机晚点,晚上11点准点,但11点40才到,刚开始还是比较拘谨的,但上了校车后大家主动聊了很多,还送给他们咱学校的明信片,才知道之前接其他学校的学生都是冷冰冰的,以为大家也会和之前的一样高傲的不得了,到了宿舍下车后见到了十多个国际志工部的学生,给大家讲解住宿的有关东西,还提供免费的纸卷(这玩意看着不值钱,不那时候真的是最实用的东西了)。

   义大是一所国际性大学,什么人都有,大陆人就不说了,之前遇到一个采访,一听我是大陆的,“唉?又是陆生唉...”,蒙古人、马来西亚人、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都有,之前被同学拉着去帮影视专业大四的学生拍毕业作品,快拍完了才知道她们都是马来西亚的,我靠,华语说的基本上听不出来啊,大家的女主角是一个蒙古女生,虽然眼睛不大,但总体真的很漂亮,男人的直觉,一定是蒙古的贵族女(真的会骑马),大家一会中文一会英文地聊着,回想起来,感觉开放与交流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认识不同的人,听不同的故事。

   虽然没有认识没几个台生,不过陆生到时玩的嗨的挺多的,一块去澎湖的四人组,租了两个机车,疯了三天,第一次骑机车,在澎湖湾整整彪了500公里的路程,可惜的是,拿不到机车驾照,不然最适合环台旅行的方式,就是机车环岛了...

   修了一门《创意广告学》,毕业考试不是笔试,而是让大家自己拼组拍摄一个广告,然后自己做分析,于是乎,在来自青岛海洋学院的加薪、猩猩以及阿媛(台湾大三的女生,台妹哦),当然还有我的不懈努力下,两岸三地合作的广告《角度》横空出世,有兴趣的可以去优酷找找啦。

   恩,总体的说呢,台湾是一个充满各种可能的地方,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善良、热情、值得信赖的,每个人都精心地呵护建立着自己的“小时代”,虽然有些例外(舍友骑机车被别人的机车撞了,反而被要求赔钱,回来后大骂,喊着早点“解放台湾岛、活捉郭雪芙”),但这并不影响什么,还有很多人,我就不在这里一一讲述了,也没意思,毕竟,自己接触后的东西,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第五篇:那个岛

   宝岛台湾!

   人生也许有许多第一次,第一次说话,第一次走路,第一次恋爱...每一个第一次都是如此的珍贵,以至于大家白发苍苍时忘掉了很多,但仍然记得第一次的那种感觉,然而,也有一些东西,是唯一的,过去了,也许这一生,也就再也不会有了,或许是年轻、或许是一个人,而在台湾的133天,对于我来说,真的就是唯一的一段记忆。

   从飞机的悬梯踏上台湾的那一刻起,这两个字就开始与很多之前被媒体与网络建立的诸如政治、娱乐之类的链接断开了,没错,台湾的政治与大陆同为全球最大的华人体系,却截然不同,台湾的娱乐深深影响着对岸,但这只是台湾这个宝岛中的一部分。

   这里的山,这里的水,不属于国民党,也不属于民进党,这自然的恩赐只属于每一个愿意走近她们的人;这里的一个个小时代,平静但却固执地共同点亮了华语世界的一盏盏明灯;这里热情的人们,如果知道你是大陆来的,也许会高兴地说“我是黄晓明的粉丝耶,好想去大陆”...

   愿意走近彼此,了解彼此,才会理解彼此。媒体的放大效应,总会让大家给某个大家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也就让大家失去了很多很多接触的可能。

   很多事情与感悟,不是在这里敲键盘就可以说清楚的,怎么办呢?

   出发吧,答案都在路上!

  尾篇

   即将结束这段行程之前,我有幸看了一部影片,名字是《白日梦想家》,很喜欢影片中生活杂志的座右铭,送给你们:

 “开拓视野,冲破艰险,

   To see the word,Things dangerous to come to

   看见世界

   To see behind wall

   贴近彼此,感受生活

   To draw closer,To find each other and to feel

   这就是生活的意义

   That is the purpose of life”

 

——献给资助我的爸爸妈妈,支撑我的朋友,和我一块去台湾的小伙伴,以及

   在台湾看到的一切

(原创文字,转载前请与编辑沟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